• 党建工作
  • 宣传思想
  • 组织建设
  • 党风廉政
  • 企业文化
  • 群团工作
  • 员工天地
  • 员工风采
  • 文化生活
  • 产品服务
  • 产品展示
  • ballbet贝博官网下载环保
  • ballbet贝博官网下载管理
  • 节能环保
  • 生产运行
  • 项目建设
  • 综合管理
  • 企业管理
  • 人力资源
  • 市场营销
  • 党建工作
  • 宣传思想
  • 组织建设
  • 党风廉政
  • 企业文化
  • 群团工作
  • 员工天地
  • 员工风采
  • 文化生活
  • 文化生活
    您现在所在位置:员工天地 > 文化生活
    我农村老家的小学
    发布时间:2020-08-28    作者:高亚龙   点击量:232   分享到:

     t01f1f9eefa824642c7.jpg

    小的时候我在农村老家念过三年小学,那里有我美好的回忆,点点滴滴是那么的纯真,那么的朴实,那么的回味无穷……

    在渭北高原的我们村挺大的,有好几个生产队,学校基本上在村子的中间,是五年制完小,一到五年级。学校一共有两排四栋房子,一排两栋是教室,另一排两栋是老师的宿舍和办公室。有一个很大的操场,操场的东南角是厕所。我所提的这几个关键的地方都是有故事的地方。

    t014e31cc1c6797869a.jpg

    我家住在村子的东头,每天早上我都是睡眼蒙蒙又慌里慌张的背着印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红色毛体字的军绿色书包跑向学校,因为迟到了是很恐惧的,老师会拿着木匠专门给做的板子打我们,那种感觉比起现在的敬畏领导强烈多了。有次跑得太快,以至于装在书包里面的馍都跑丢了,还是邻居捡了还给我妈的,因为那时候农村人很早就起来打扫庭院和大门口,没有严格的卫生区域划分,谁家先扫的基本上扫到隔壁两家的届墙边,另外两家接着扫过的地茬继续扫。

    53d7141334574554a1b20cd8167e1e6d.jpg

    冬天上学的时候天还不太亮,黑呜呜的就要到学校,先是一个小时的早读,教室里面太冷了,我们就会自己生一个火盆,就是从自己家里拿一个烂搪瓷脸盆,装一些黄土垫底,然后用干柴和玉米芯点燃,有的会拿一个大号的搪瓷杯子当成火盆,当然它所需的柴火就会少一些,这些事肯定是由我们这些男生干了。在早读快结束的时间里老师基本上醒来了,开始在宿办合一的房子里或洗漱,或打扫房间卫生,或干别的。我说或干别的就是特指我们班主任,他早上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坐起来靠着墙,披上外套,眯着眼睛点上一支烟细细的品,我们就会被早自习的最高长官“学习委员”,通知到老师宿舍背诵昨天的课文,这种背诵是抽查,所以要和学习委员搞好关系,当然有时候是老师点名叫谁去。喊了 “报告”,应了“进来”后,我们一般是三人一组,站在老师土炕的另一头,老师点题,我们背诵。假如老师在炕的东头,我们就在炕的西头,我们老家土炕的一头肯定有炕陇,大约高出土炕面2尺左右,过去上面会摆放一些杂物,油灯啊、笸箩啊什么的。老师眯着眼吸烟,我们就背诵课文,有时候是集体背诵,有时候是单独背诵,这里面肯定有南郭先生,所以进门的时候就偷偷在腰间藏上书,趁老师不注意悄悄拿出来。我觉得我们老师跟“神人”一样,谁的声音稍微小一点,背诵速度慢一点,他眯着眼睛都能知道是谁没有背熟练,有时候眯着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瞪圆了,那个叫我们瞬间的心跳啊,简直紧张的无法形容。你不知道那板子打在手心火辣辣的疼。

    早读结束后就是早操,这时候会有值周老师带领全校师生跑操,以班为单位,首尾相接但有间距,场面很壮观,能跑出整齐的步伐声音,跟阅兵一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要大声喊出来,要把一夜沉积的污浊都从肺部排出去”,我们老师当时就是这样给我们说的,脚底下一尺多高的被我们带起的尘土也跟着形成一个围着操场很大的圈。早操之后有十五分钟的自由活动或者说是吃早餐时间。火盆里有烤热的、不热的、烤糊的黑的白的馍,当时的农村还有不少家里粮食不够吃,人口多的还要掺杂玉米面,叫做金银馒头。

    这之后就进入一天之中的正式上课时间了,那时候我们这些小不点是绝对男女有别的,谁和哪个女生说话说多了都会被同伴们取笑,所有男女同桌是有严格的分界线的,那个课桌是一张长条桌坐两个人,中间有用小刀子刻的很明显的分界线,有的是用笔画的,黑的红的蓝的,楚河汉界分明。谁越过线了会被对方用胳臂肘撞回去,往往能看到女生撞不过而委屈的眼泪,但是这个女生要是心狠给老师告状了,这个的男生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我觉得我们男生就是被老师蹂躏的对象。三年级的时候感觉我们已经很大了,班里稍大一两岁的偷偷吸烟,要躲在厕所里吸。我们村学校里的厕所是男生厕所的隔壁是男教工厕所,女生厕所的隔壁是女教工厕所。那时候农村的钱很紧缺,家里买一盒烟都很节约的,两毛多钱的“唐城牌”香烟是我们老师吸的,九分钱的“羊群”和五分钱的“沙河”是普通人家的,从家里偷出一根烟藏在厕所里轮流一人吸一口,还必须是关系过硬的“伙计”。吸到一半的时候还要留下半截下次吸。这期间还要偷偷观察隔壁有没有男老师上厕所,被发现了那就死啦死啦的。我们也经常会死啦死啦的,有叛徒的告密,有女老师闻到烟味的拷问,那耳光抽的火辣辣的疼,半边脸都是木木的,有时候都眼冒金星,当然还是死不悔改,显得很爷们,互相间还要猜忌谁是叛徒。我可以自豪的说我没有当过叛徒,我本来也不喜欢吸烟,有时候一口吸得我头晕眼花,但我也从家里偷烟给伙计们吸。因为我们家没有人吸纸烟,我爷爷那时候抽的是旱烟,有烟袋包、烟锅,自己种的旱烟叶,我爸在外地工作,我妈买的烟就是招待邻居,结果被我偷的不剩几根了,我家扫地的笤株疙瘩狠狠地招呼在我身上,脊背打红了我都没有招,第二天上学给伙计们看了的后背,赢得了一致的赞赏:“够爷们”。夏天我们偷偷跑到涝池里游泳,被老师发现了挨板子,罚站;到人家果园里偷吃没有成熟的瓜果,被告到学校挨耳光,面壁,或者被家长叫回去收拾,那都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家长见了老师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娃不听话了你就打”。想想那时候男孩子还真是顽皮。

    每周六下午我们有两节劳动课,冬天快来临的时候主要是给老师砍烧炕的柴火,捡一些玉米杆,割一些干了的树枝、矮乔木枝,也会偷偷懒,拢一堆火靠在没有风的地畔墙下吹吹牛。

    快乐的一周就这样过去了。农村老家的小学。(高亚龙)